武汉疫难:一纸“训诫书”在流传

2020-02-02 13:25 美中时报 浏览次数:   本文关键字:武汉,疫难,训诫书,流传

       随着武汉新冠病毒肺炎感染病例数据不断攀升,一张“造谣”《训诫书》的照片悄然流出网络,人们竞相传播。

       这不是一般的《训诫书》,它注定将成为当代中国一件极为珍贵的历史文献,不仅与一座千万人口的城市命运连在了一起,上面将写满在这次疫难中被夺取无辜生命的死者的姓名,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它在为中国的未来提出“训诫”。

       这份《训诫书》的被训诫人就是现在驰名中外的武汉8个“造谣”者中的一位。

       作为武汉的一名医生,他在武汉这次重大疫难中也受到感染,住进医院隔离。他在重症监护室通过手机接受了自媒体“北青深一度”的独家专访,讲述了自己被训诫的来龙去脉。

       据这位“造谣”医生回忆,去年12月30日下午5点多他在大学同学群里发布了一条关于这次疫情的消息。很快,一张聊天记录截图被大量转发:一位医生在大学同学群内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

       “我的同学基本都是一线医生,我当时是想提醒同学注意防范。我也知道这属于公共卫生事件,发布这类消息有风险。我在群里反复强调不要外传,但还是被人截图外传了。传播很广,外省很快就有了。”    

       这条预警消息受到武汉市卫健委的高度关注,并受到医院领导的多次询问,最后定性为“造谣”,要求这位医生写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准备接受医院的处分。

       “1月3日上午,我又接到派出所电话,让我签了一份《训诫书》。”

       医院领导要求不要在网络上发布相关信息。这个禁令得到武汉协和医院林羽医生的证实。

       林羽回忆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武汉市的策略都是“冷处理”。他所在的医院通知,在没有单位授权的时候,不允许私自在公众平台谈论病情,不允许私自接受媒体采访,不仅仅是临床系统,包括院感、CDC那边消息管控更严重,“整个就不让说”。(《付出惨痛代价!武汉医生:疫情刚开始时 武汉市的策略都是"冷处理"》)

       “后来疫情明显扩散,因为我亲自收治了这样的患者,并且她的家属也被感染了,我也被感染了。” “造谣”医生说,不久他的父母也被感染了。

       但是,这些感染患者的消息被严密封锁。医院之外,整个武汉在正常运转。1月6日至10日,武汉地方“两会”如期举行;12日至17日,湖北“两会”胜利召开;18日,武汉江岸区百步亭社区由4万家庭参与的“万家宴”隆重举行;20日下午,湖北省应急管理厅成功举办春节联欢会;21日,2020年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在洪山礼堂圆满举办。整个武汉张灯结彩,一片祥和,喜迎农历春节。

       与此同时,新冠病毒畅通无阻,大肆扩散,四处蔓延。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公开发布通报称,当时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短短20天之后,截至1月20日18时,中国境内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24例,其中确诊病例217例(武汉市198例,北京市5例,广东省14例);疑似病例7例(四川省2例,云南省1例,上海市2例,广西壮族自治区1例,山东省1例)。日本通报确诊病例1例,泰国通报确诊病例2例,韩国通报确诊病例1例。

       1月20日,钟南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现在可以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有人传人现象。”他介绍,目前有14名医务人员因护理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而受到感染。

       当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强调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做出批示,并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部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但是,为时已晚,病毒疫情犹如脱缰的野马,已难以控制。

       1月23日凌晨两点,武汉宣布封城。武汉市长周先旺表示,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目前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还有900万人留在城里。武汉面临重大公共卫生危机。

       几乎同时,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迅速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涉及13亿人口。

       世界各国也纷纷采取应对举措。

       当地时间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据武汉疫情大数据报告,截止2020.02.01 11:55,确诊病例:11822;疑似病例:17988;治愈病例:249;死亡病例:259。至此,世界24个国家已被传染。其危害程度与影响范围,已远远超过了17年前的SARS。

       如果从2019年12月8日发现第一位病例算起,到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共47天时间,新型冠状病毒从医院到社会,从武汉到全国,从中国到世界,迅速扩散,最终酿成全球公共卫生灾难。

       面对汹汹上升的疫情,武汉“相关人士”表示:现在回头看,那8人说这次的病毒就是SARS,这不准确,但他们作为非专业人士有这样的偏差可以理解。只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大多数人没想到疫情后来会发展得如此严峻,而“社会情绪的稳定是官方当时的优先考虑。”(《武汉8位“造谣者”被“依法处理”的后遗症》)

       事实上,那8人并非“非专业人士”,而全是一线医生。分属于三个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都是医学专业交流群,聊天的内容全是事实,是针对不明原因肺炎的专业探讨与提醒。他们的行为,无论从主观动机,还是客观效果,都根本没有“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专业医生在专业微信群里讨论专业问题,竟然被视为“违法行为”而遭到法律训诫?!(参见《震惊!武汉8名“造谣者”竟然都是医生,向他们致敬!》)

       “代价,惨痛而深刻啊”! 《震惊!》一文的作者痛感,“每天增长的不是数字,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无辜生命。”“这场灾难性疫情,留给我们的思考,太多太多!”

       网上广泛流传的一副对联,简洁地说明了8个“造谣”者与武汉疫难的因果关系:上联:“八人封口”;下联:“九州封城”;横批:“武汉自信”。

       一个网友更是一针见血:“肺炎”是“废言”的苦果;“疫情”是“舆情”的报应;“封城”是“封口”的代价。

       从历史上看,“封口”也是一种病毒,一种中国传统文化病毒的宗亲:“文字狱”!它并没有随着清王朝的覆灭而消失,而一直在扩散,流传至今,一些中国人早已被传染而无知觉,只是到了某一时刻受到外界的引诱而发作,最终导致灾难的发生。

       人们常说,中国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分析表明,中国灾难的发生,一半是“天灾”,多半是“人祸”;而人祸的根源是文化病毒无意识地被感染。与传统的“文字狱”病毒相比,将“真话”当“谣言”依“法”惩处,压制新闻监督,强求舆论一律,是当代中国一种新型文化病毒。

       与自然病毒相比,文化病毒,其传染性更隐秘,影响力更久远,危害性更强大。此病毒不根除,中国社会就难于走向现代化。武汉疫难的暴发就是一个鲜活的重大案例。

       灾难使人觉醒。从某种意义上看,武汉疫难也是一份“训诫书”,上面写着8个大字:“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条千年古训再次为当代中国敲响警钟!

       钟南山说:“以人为本,起码要从讲真话开始。就像我们医生,对病人讲真话,才能让人信任你。真话和真药一样重要。”

       讲真话就是披露真相。真相是谣言的天敌。正如一个网友所说,“让公众知道的真相越多,人心就越有安全感,这就是舆论监督的最大意义。”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的一条理论在武汉疫情爆发后疯传网络:“新闻自由是灾难最大的救助者”。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持类似的观点。他在分析武汉疫情扩散的原因时指出,比如新闻媒体的监督功能这几年被各级和各地方一些与宣传无关但很强势的职能部门削弱了,武汉市有那么多媒体人,但他们没有在卫生系统之外发出自己的警告。官方对互联网上多样声音的容忍度也太低,武汉市8名在网上发出警告的人当时被公安约谈,压制了整个舆论力量就新型病毒风险做进一步探讨、持续发出警告的声音。

       武汉疫难训诫人们:在自媒体时代,任何掩盖真相、控制新闻自由的企图,最终将自食恶果,酿成更大灾祸;只有开放互联网,让信息自由流通,构建“公开透明”的法治社会,才能从根本上维护社会稳定。这也是当代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令人欣慰地是,武汉在灾难中迈开了第一步。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我现在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如果早采取严厉的管控措施,结果会比现在好,对全国的影响要小。”这是痛心疾首的反思。

       反思推动进步。封城后,武汉高层一方面在吞食“封口”的苦果;一方面在汲取教训,广开言路,营造“公开透明”的新生态。第一,媒体完全开放,包括外国记者在内,都可以在武汉采访报道;第二,不再隐瞒公共信息,在网上实时播报疫情动态;第三,每天举行新闻发布会,及时通报抗击疫情进展,如实回应人们关切的问题;第四,网络宽松,网民可以自由交流疫情信息,对于一些“谣言”,有关部门及时澄清;第五,自媒体成为武汉疫情报道的主力,特别是李克强总理考察武汉疫情时,与民众直接交流,并接受建议,与大家一起连喊三声“武汉”“加油!”此自媒体视频走红网络,极富有象征性。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造谣”医生的一纸《训诫书》将成为武汉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标志着传统武汉的终结,同时也是现代武汉的起点。完全有理由相信,经过这次疫难危机,武汉将重塑形象,加快城市文化转型,从传统走向现代。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华百网”或加“华百网”水印的的所有稿件,版权均属于华百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华百网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供稿” 的稿件,稿件均来自企业或个人,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遇投资类文章,请网友谨慎甄别真伪,以免造成损失。

4、如因供稿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邮件至"chinabxol@163.com"。

5、欢迎各媒体单位转载正常范围使用,转载时务必注明“稿件来源:华百网”与作者,否则“华百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编辑:筱雨
首页 | 关于本网 | 尚卿传媒 | 本网团队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声明 | 常见问题 | 广告报价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华百网 晋公网安备 14010502050681号    服务热线:0351-5623556 法律顾问:韩英伟

合作QQ:754958047 投稿邮箱:chinabxol@163.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5623556 举报信箱:chinabxol_jubao@126.com 晋ICP备17009173号-1